散文选

首页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名人散文
One Two Three

sanwenxuan.com

首页 > 抒情散文

白云山下葫芦岸

来源:中国作家网-作者:任建昌


她应该与白云山齐名,但却没有像白云山一样名播遐迩。

葫芦岸因此也自甘寂寞,期期艾艾地熨帖在白云山向淇河甩开的一脉下边,厮守着“一缕炊烟细”的千古咏叹,与名山胜水圈圈点点,下一场雨生一层白云,飘一场雪亦生一层白云。当白云山被层层叠叠的云彩涌成云蒸霞蔚的仙山奇景时,葫芦岸则已是飘飘渺渺在云遮雾障的淹没里,就仿佛不存在了似的,一声叹息。

有时她也要“咳嗽”一声,以便引起有些过路的人们,能够突然回眸她的存在;有时她也会只唱半首歌,似乎是要建构一个悬疑性的台面,让东家西邻的大红公鸡,奔腾着疯狂。

一条小路从山的沟谷边沿拉下来,站往村头的叉口一阵犹豫,就开始向窄窄的小巷胡同里钻。钻得通的又随便拐了几拐,把几家几户的古居老宅连缀起来;钻不通的却即见布袋胡同的样子,与三两户人家鸡犬相闻。倘使能把她挑开,或掫到半空中去,便会发现性地看到一枝老柿子树,挂着十数枚火红的柿子在晚秋的凉风里摇摆。可能会有故事发生,则已经、即时发生了好多。但凡惊心动魄的已写到人们的记忆深处,随一代一代的繁衍无穷无已;但凡比较精致的,则随那些活出精致的人物影响了胡芦岸以外的世界。

进得村来,近二十户人家,已明明白白地玲珑小巧到有心的爱里。青石板铺成的街巷阡陌,被记不清的时光打磨得油光可鉴,且与山势倚就成或起伏凸凹、或七扭八拐的势状,托举在平平仄仄的万般心事之中,向村记的页面萌动烟火人间的简洁与达观。有几棵老榆树站立成一排,间隔着几片云彩,与邻居墙角的老楸树呼应风采,让叽喳吵闹的鸟儿们在此期间,比翼着爱的海誓山盟恣肆地狂欢。

一个易哲打扮的人自竹林环合的门洞走出来,向鸟鸣的方向回了回首,眉目间闪烁的智慧,蹭着初春冒出来的盎然绿意,打卡了那支树梢梢解读的暖阳。我紧踩着他的脚印,一步是一步的拨开尚还茂盛的衰草,并努力使我们的体能靠近两棵近一人高低的皂角树,然后,开始数小树干上生长的皂角刺,他报了一个数,我报了一个数,然后,他便是眯缝起眼睛点着我笑。稀里古怪的笑声,挑在皂角刺上,我都已经感觉出发麻的味道了,他还笑得前仰后合地不愿意停止。由此而做作的故弄玄虚的意像,似是被炒作了一样,云里雾里地开心到易哲掐着指尖的卦象里去了。皂角刺本是数不清的,那它长它干什么?易哲收住了笑,指着我裤管上沾满的鬼圪针:你长它干什么?说罢他又是如前那样地笑,门前的杏花、李花经他不住,紧跟着他硬生生的笑醒了葫芦岸的岸里岸外的春天。金银花的藤蔓攀爬着岸上岸下的一片空地,发散生长的想象,青青绿绿的芽苞牵扯着金银花的大片长势,打量着这突如其来的笑声,还不等有什么究竟,一只小小巧巧的鸟儿飞过我们的视野,丢落一两声清脆的鸣叫,就风一样的飞远了。

金银花的藤蔓略过这只飞翔的影子,相互挤了挤阳光的搭腔搭调,非常简单地重复了一遍去年的生长道理,葫芦岸的故事就这样被简编到金银花的芽苞里,准备着与四月一齐开花。或许有一种吉祥的象征蕴含其中,金银花的藤蔓钻进残壁颓垣的墙窟窿里又从另一个窟窿眼儿钻出来,像是与我们躲猫猫一样,躲闪出一小段谜语来,令季节的风在她的一隅旋转和起卷她的谜底。我呆站在旁边,面对着这些披金挂银的藤蔓植物,想以藏富于山的寓意发现点什么,但见易哲拐过几处残壁断垣,从坍塌的一个院墙角落跨进了一家老宅。

我学着他的样子,踩翻几棵不成型的小榆树,一个标准典型的四圪兜院就在我和他的面前踏踏实实的荒凉。有杂七杂八的传统生活用具,非常随意的丢弃在非常随意的荒草毛中,无声无奈的诉说着它过往的价值。一排五、六等同的半大不小的水缸,倒立在院子的中间,使南北有点见长的宅子隔界成四四方方的形态,足见宅子的主人,讲究规矩的用心是往很有文化的方向倾斜的。与这所宅子的残旧情状相类似的,差不多能占到全村的一少半,可易哲并没有因之触景伤情,反而一反一种少有的昂扬,讲起了这些宅主人振奋人心的人生历程。

这类宅子的主人,都是撑得起一方天地的人物。绝大多数是上学上出去了,成名的成了领导者,成家的成了学问家。易哲没有做统计,他只是板着指头数,数到谁了,就想讲讲谁的故事。他铺开五行的生克乘治,就在他欲以他的专业知识为某个人物安排其站位时,又立马会想起一个更有故事的人;这个人的故事往往还没等讲完,另另一个鲜活耀眼的人物则又要给你摆开来,有理有据的眉飞色舞。成才的人物每家每户都有,举家在外的,家宅守在他们起跑地方,如是如是的一天一天老去。家宅老旧了,可他们为人生尽职尽责的事迹总会有不断更新的消息传回来,让易哲的指尖常常在他的梦里发痒。

我听他说了好多,片段摞着片段,从哪儿整理头绪,才能使脉络清晰呢?一个葫芦挂在西屋的墙橛上,两个葫芦潦倒在那一排水缸的草丛里。窗台上、墙搁窑儿里、门圪台儿中间,那么多葫芦,好像是集中这座老宅,秀一种调整站姿的仪式,一个一个的来证明易哲所解说的人生哲理?也许是专门等着给我看?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?

我随即翻了翻手机,“葫芦”谐音“福禄”,吉祥长寿;葫芦,护身辟邪;葫芦表示子孙兴旺。以象取义,古老的传统文化,象征意义很好啊!我有些小激动,顺手抄起一个墙搁窑里的葫芦举了举,本想沾沾它的福禄吉祥之气,却突然被一种意想不到现象所惊到。一股面粉顺着我的胳膊倾泻下来,胳膊、后背、前脯,沾的好有气象啊。易哲看着我的狼狈洋相,把其前的笑声重新捣腾了捣腾,奔放的声音开怀到已看得见墙壁上的土渣,都在纷纷地掉落。后来,易哲指着宅院一边裸露的锅灶说:去年冬天,在院子里踅红薯粉皮剩下的,忘记在这儿了,可能是天意吧,专门等你,可算是沾到光了吧。随后,他找来一个小塑料袋子,把葫芦容器里还有的红薯淀粉装了半袋给我:擀面条当敷挺好的,回去好好沾沾这葫芦承载的福禄气象,新的一年,福禄吉祥!

但我觉得葫芦更应该是这岸的图腾。易哲却说那是俗话说串了音的一种误读,请记住,我们这里的岸叫槲树岸不叫葫芦岸,书上说过的。可我只见到了很多的葫芦,槲树呢?我望着白云山袅袅绕绕的白云,向西向西,八百里太行屹立在向西的方向,那里的槲树很多,红旗渠很长。


灵水漫记

我想,我一定是留恋于那一湖的妖艳,否则,我为何总会在周末的时光里情不自禁地来到这灵水旁。

灵水漫记

我想,我一定是留恋于那一湖的妖艳,否则,我为何总会在周末的时光里情不自禁地来到这灵水旁。

灵水漫记

我想,我一定是留恋于那一湖的妖艳,否则,我为何总会在周末的时光里情不自禁地来到这灵水旁。


真情 自然 冶情散文选 sanwenxuan.com
蜀ICP备10040643号-30